《傳聞中的陳芊芊》讓我最好奇的人物乃是“三公主”陳芊芊的真身,到底是怎麽樣的一個人?
我憑著印象,對陳芊芊有兩種看法:
(一)真草包、不學無術的紈褲
(二)大智若愚,為姐妹藏鋒芒
前者是陳芊芊是真壞,所以被天收了,然後陳小千取代了她。後者是本性純良,卻經常被加緒各種不好的傳聞,不甘過早領飯盒,所以暫讓出身體,讓編劇自己來體驗一下她到底是什麽人?
我比較支持第二種看法,也自認為真相了,可是再仔細重看真身陳芊芊縱馬在街上狂奔、遇韓爍後搶親的那幕,我覺得自己錯了,這傢夥真的是被寵壞了的混世魔王。且看眾人對她的評價:
蠻不講理、目無法紀、驕縱、專橫跋扈、恣意妄為……
而我自以為她是為了殘疾的長姐而故意不學無術,讓她可以有個比較對象時,我又被狠狠打臉了。陳沅沅都避她避到寧可裝病也不願跟她在同一個學堂上課,說陳芊芊從未將她這個廢人當姐姐……
連姐姐都欺負,真的陳芊芊,好像真的很壞喎。可是,到底是如何欺負的呢?
另外,說陳芊芊欺女霸男,經常流連教坊司,非常好色,韓爍就是因她看著長得標致而硬搶的,然而,以她荒唐又霸道的個性,人既然用搶了,怎麽會給予一個正式夫婿的身分?並行大婚之禮?除此,她的月離府除了韓爍,好像沒其他男人了。然後,眾人認為她荒唐無度,連創造她的陳小千都如此認為,她竟還守身如玉,這到底是怎麽回事?難道大家一直以來看到的陳芊芊真的是一個假象?
若相信她是真紈褲,真沒多大懸念,因陳小千編劇給了她三個評價──荒唐無度、紙醉金迷、不學無術。若不相信的話,陳芊芊的性格謎團就多了。
不相信陳芊芊真壞,那就只能推論一直以來使壞的另有其人,只不過順手推舟,全轉嫁到陳芊芊身上,讓她的壞名聲越來越盛。
我之前曾分析過,要挖掘真實的陳芊芊,就得看她身邊的人。
第一個是她的貼身隨從梓銳。
梓銳從小就跟在陳芊芊身邊,她的大大小小事,沒有人比梓銳更清楚,如數家珍地數她“不怕疼”史。試想想,若陳芊芊真的如傳聞中那樣的專橫跋扈、蠻不講理,動輒殺人,她身邊的侍從根本不可能從小就跟著她不曾換過,不說日換,至少也是月換好不好?然而梓銳,對她是服從多於害怕,更是個話癆,而且陳小千穿來後,他根本就沒發覺三公主與以往有啥不同,除了酒量變淺,對陳小千各種脫線行為也沒有什麽不適應的,這證明真正的陳芊芊個性其實也是如此的,說風就是雨,所做的荒唐事,只不過是在胡鬧。
另外,我也分析過,她買東西喜歡刷臉賒賬,在我看來,當冤大頭的成分居多。買一樣,人家給你添了百樣,你說不要嗎?人家會說,你是三公主呢,怎麽可能做這麽小單生意,這不,付不出錢時,就先刷臉賒賬啦,大家若不信,就重看商家給月離府送那剩下的四百九十九個火漆竹筒所說的話,就可以以此累推,三公主的債,就是這樣欠下的。不過,我估計,陳芊芊多數將錢財花在教坊司上,雖然那些樂人說她去聽曲是免費的,但林七是她的對頭,怎麽可能會讓她免費享受?敢欠她的債,追債也要追死陳芊芊了!不過,我還想到了另一點,若陳芊芊在教坊司也同樣欠了債,但卻是陳楚楚憑著跟林七的交情,暗地裡擺平的話,那就有了無限的陰謀論了。
要解開陳芊芊的性格謎團,就必須建基於陳楚楚才是真正使壞的那個論調上。
陳芊芊從小就受寵,而陳楚楚則被城主百般挑剔,無論做得樣樣出色,卻仍得不到與陳芊芊所得的寵愛。她不忌恨嗎?不,她也是恨的,這從她對林七說陳芊芊也是少城主的候選人之一時,隨後射出那同樣正中靶心的一箭可看出蛛絲馬跡,她當時是在洩怨,暗恨城主竟將草包陳芊芊也列為候選人之一,難道自己做得還不夠好嗎?
所以我認為,陳楚楚對陳芊芊的疼愛,百般退讓和慣常維護,其實只是博取城主好感的一種手段。陳芊芊自己也說了,從小就沒有她要不來的東西,一是她真得寵,二是她陳楚楚的退讓,我想也因為她總是退讓,所以連帶的,大郡主也沒好意思跟小妹爭東西。她對陳芊芊的縱容,實有捧殺之嫌,把陳芊芊縱成草包,即使有城主寵愛,她也可以不放心上,因為少城主之位她十拿九穩,然而,當發現陳芊芊在婚後竟有變好的跡象,她就開始有了危機意識了,看她身邊的人,梓竹、林七,無不替她抱不平的,不斷投訴陳芊芊的壞,若非她允許,這些人,尤其是她的貼身隨從梓竹,會一而再地肆無忌憚地數落陳芊芊嗎?
因此,我覺得陳芊芊的名聲不好,也許很大成分她所做的一些荒唐事都被誇大再成為八封宣揚出去的,在這一點上,我相信開教坊司的林七功不可抹,而林七對陳芊芊的針對,也源於為陳楚楚打抱不平。當然,陳芊芊的好色荒唐名聲,也該是林七的手筆。
既說到陳芊芊好色,那就談一談她的守宮砂吧。她為誰而守身?我猜測有兩種可能。第一種,為了貴族的尊嚴,而且她從小就與裴恆立下婚約,裴家又是花垣城中重要的家族,她再荒唐也不至於隨便將就,這從她的月離府沒有男妾可看出來,她其實謹守本分的。第二種,她可能真的喜歡裴恆。他們一起長大,小時候睡不著時總是強迫裴恆為她彈琴,這說明她從小就很依賴和信任裴恆,有種喜歡你就欺負你的感覺;長大後,偷偷藏著裴恆的畫相,我想,這畫相嘛,應該有些兒童不宜的,所以大家看到後才會有些尷尬,而裴恆自己則羞澀不已。
對此,關於她搶了韓爍並願跟他行大婚之禮,我也有兩個想法。一是可以說她其實也是憧憬成婚的,只是裴恆遲遲沒表示要履行婚約,所以她就想過過行大婚的癮,這是她還沒玩過的事;二是,她知道城主有意將韓爍與陳楚楚婚配,但韓爍身患心疾不久於世,她便擔著搶親壞名聲替姐姐擋了,這從她吼梓銳說,“還不趁人活著趕快送我府上”可看出端倪,她其實早知道韓爍身體不好,但之前韓爍飛身救驚馬的她,武功好讓她不確定這是否是韓爍,待看到韓爍“病發”的表演,她臨走時說的那句話,“遇上我,算你倒黴。”真是耐人尋味呀!
若以此往回推論的話,陳芊芊在韓爍到來時突然興起當街縱馬,有可能是設計好的,至於設計的人是誰,我認為應該只有一人──陳楚楚。她不願意與病秧子韓爍婚配,但又不能明著拒絕城主,也許只要她稍微流露出些煩惱,就會有人替她吹風給陳芊芊聽,讓陳芊芊去替她攪黃也好,試探韓爍的目的也罷。這些也只是我的猜測而已,不過,可以肯定陳芊芊搶親真有可能是為了陳楚楚,不然不會說出“遇上我,算你倒黴”那句話的,擺明了我就是知道你想要遇上別人,但不好意思,你太倒黴了,竟先遇上我,搶你就搶了,我還怕你病死?我是紈褲,我怕誰呀?
三公主就是這樣無賴到霸氣。
再來說她暴虐成性。可我覺得這一點可能也是誇大、抹黑居多。陳芊芊很任性,連城主都是如此評價她,這是不爭的事實,但說暴虐的話,不可能,一是她並沒有苛待梓銳,看她見梓銳反對她的決定,她也只是將鞭抽在地上,而非梓銳身上;二是她應該沒鞭打過蘇沐,乃至其他樂人也如是,不像林七,脾氣一上來,連賺錢的頭牌說鞭就鞭。而她小時鞭打過蘇子嬰,一來是年紀還小,二來是蘇子嬰自己先觸法了──男扮女妝去投考副將,我估計他若投考成功,事後被揭發的話,可能不只一頓鞭打,也許命都沒有了。
至於欺負長姐之說,我認為有可能是陳芊芊覺得陳沅沅總是悲風愁雨,跟她直接的性格不合拍,再加上她為人不夠精細,也讀不懂空氣(不會觀言察色,因為不需要),所以在言語上可能冒犯了陳沅沅。陳芊芊其實也並不是不在意旁人死活,看她見韓爍“病發”仍會問一句:你怎麽啦?就可知道,她其實也有善的一面,只是腦迴路跟一般人不同,回應也就別具一格了,也或許,她其實是故意擡扛,就是不要跟著對方的節奏走。
可惜,無論我猜測再多,也不可能完全還原真正的陳芊芊,看著陳小千漸扭轉“三公主”的壞名聲,並越發得民心,是既欣慰又感到遺憾的。